倾心倾城倾于你

空白格 5

—对不起,你一直在等我,但是我现在才来。


南桥家

“不是一起去吃早饭吗?怎么回家了呢?” 南桥若无其事的语气也掩盖不了她内心的恐惧。是今天吗?这么久以来她都一直在期盼他们俩能回到安宁回来之前的日子,但有些事情一旦变质,就如何也回不到从前了。“南桥,我们是不可能像从前一样了。不管我再怎么努力,有些东西不是说要忘就能够轻易忘记的。” 时樾的语气充满满满的无奈与内疚。自从安宁入狱以后,他真的试过,不过也正是因为安宁离开了他,自己心里一直不想承认的答案才终于浮现起来。


“时樾,你爱的是时俊青,南桥便是当时的时俊青。” 


那时的他不懂,她走以后,他的心终于清楚的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捡不起来回忆只因自己的心从未离开过她,即便伤着,痛着,但他依然爱着。


南桥的视线变得模糊不堪,她觉得心仿佛被抽空了。。“为什么要承认?为什么她对你如此般伤害,你还是忘不了她?” 她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艰难发出。“都是我的错。答应我要找一个很爱很爱你的人,要好好的照顾自己。” 他坦然的承认,却击碎了她最后一丝希望的曙光。


“我自己的人生再也不容许你时樾涉足。” 她终于舍得放开时樾温暖的怀抱,转身离开,留下他看着她绝尘离去的背影,失去,就是这样的滋味吧。


WINGS


“阿宁,冯哥刚来电。他刚来到了上海,说是要见你。” 

冯哥是赵宇晴的合作伙伴,当年在美国和安宁甚是要好。“见我?我和赵宇晴那些事儿早就结束了,没有见面的必要了吧。” 安宁不愿回想那段不堪的往事,她在美国的那一段日子是她心里永远无法根治的伤疤。“还是见见他吧,他的语气似乎有些强硬。” 该来的总归来,那就见吧。


冯远拿起电话按了几个键又放下电话,关起卧室的门,打开了音响,《C小调月光奏鸣曲》,钢琴的低诉都带着别样的柔情,他闭上期待见到她。这么多年了,真的好想念她的模样。


内线电话响起,冯远勾唇接起电话:“冯哥,安小姐到了。”


“让她进来。”


“最近好吗?” 看着安宁从踏进来以后便沉默不语,冯远率先打破了沉默的空气。安宁只是冷漠的靠着沙发,没有正眼的看他,只是暗哑的说了一句 “我还好。” 


一句 “最近好吗?” 竟然可以当成他们之间的开场白,冯远心里一阵酸楚,他知道她一点也不好。“为什么这些年来都不来找我?” 她的无力和痛苦深入他的骨髓,但他却无力拯救她。


“你除了逞强,就只剩下逞强。你知道的我和你那个小狼狗不一样,我不介意你之前发生过的事。就算你是破碎的,在我心里还是一样完整无缺。” 他试过了在美国时拼命的想要爱她,而她却始终无动于衷。


安宁痛苦的埋下了头,她无法正视冯远的眼睛。她知道冯远的好但只要看到他那些不堪的往事便让她的心透不过气,那一天的回忆不断在脑中重复,那一天给她带来痛不欲生的绝望,也是她无法再面对时樾的理由,她不配。


她无法从那场噩梦中醒来,像迟到的朝圣者,神已经死了,还在原地徘徊,无法前行。

我要克制我内心的激动!!!

空白格 4

—爱是一件黑暗中才可以看清的事情


南桥站在远处,远远地看着安宁和时樾 “时樾,你们这样对得起我吗!这样对得起我吗!这样对得起我吗!”

安宁猛的从梦中惊醒,幸好这只是一场梦,安宁揉了揉因酒精而微微发痛的头,看着身旁熟睡的男人和满地散落的衣物,不由的想起了昨夜的欢愉。是啊,时樾已经不再是属于她的光了,昨天的幸福感让她忘记了这件事实,或者说是选择性遗忘。


如果你不再是我的太阳,那我就做自己的太阳。从此,安之若素,形同陌路,岁月静好,温暖如初。


安宁的视线变得模糊不堪,她觉得又回到原点了,也好,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曾经心碎的场景疯狂的在她脑海里打转,导致她不敢再伸出手抚摸时樾的脸孔,这一次,就让他们之间所有的一切在这里结束。曾经的她疯狂的想要挽回,如今的她却是告诫自己必须要学会遗忘。


时樾醒来时发现身旁的人已不在,心里顿时凉起来。他真的很贪心,想要给安宁时间疗伤,却又不能忍受没有她陪在身旁的时光。时樾拨了拨管家的电话,是时候和安宁说清楚了。


许久没回来看看Wings,安宁决定是时候把心思放在工作上,这样才没有时间想那些令人心烦的事。刚从车上下来,安宁便看到南桥的身影,有些事还是必须她们两人说清楚。


走进久违的办公室,她吩咐秘书泡茶,随后便关上了门。“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希望你以后没事的话就别再找时樾了。” 南桥说的平淡之极,语气却带有强烈的不悦感,不容拒绝的余地。“五年前,时樾该还你的都还清了,你们之间应该没有再见面的必要了吧。” 


南桥的警告让安宁感到莫名的可笑,安宁浅浅的一笑,眼神却突然凌厉了起来 “我和时樾的事何时需要别人来插手?不过你放心,我也没有要再见他的意思。” 时樾的到来打扰了这话语停顿片刻的沉默,他没想到南桥会出现在这里,顿时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南桥,你怎么会在这里?” 时樾看着南桥,这样的场景不是他所想象的,本来打算和安宁说清楚,现在恐怕一时之间是说不清了。“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我们不是说好一起吃早餐的吗?” 时樾的心被南桥的话缭乱了,何时南桥也开始学会撒谎了,或说是自欺欺人。总有一天你会发现,最难受的不是自己承受痛苦,而是看着曾经心爱的人因你丢弃了原则,你却无能为力。


“安宁,我会再回来的。” 留下了这一句话,时樾便拖住南桥的手往外走,他们之间的事情是该有个了断了。安宁看着两人远走的背影,良久,她才终于反应了过来。她应该早已习惯被抛弃的感觉了,就像从前的大哥放弃她一样,而后时樾的到来治愈了她的伤痛,却又无情的为她开启另一个痛苦的漩涡。


她义无反顾的陷入他爱的漩涡,他的爱让她忘掉了曾经的伤痛,那些孤苦伶仃的日夜。可是当她习惯了他每次轻声的问候,无微不至的关怀,体己的照顾,和过分的宠溺,已经快离不开他的时候,他却突然抽身而出,留她一人愣在当场。


对于他的抛弃,她最初也以为时间久了伤口就会痊愈的,可是不是,它反而越来越疼,在从噩梦中惊醒的时刻啃噬着她自以为是的信念。他的出现曾经让她做噩梦醒来之后便再也睡不着的习惯改变了,有他在,他会哄着她,抱着她入眠。而在监狱的那些日子,她以前的习惯又回来了,只要半夜惊醒,只能睁眼到天明。而今晚,似乎也只能这样。

下一篇时樾就会和南桥分手了,期待一下吧🌚

空白格 2

—那一年不是你的错,不是我的错,我们只是以为,逃避,也可以是一种面对。


|回忆三个月前|


安宁从监狱里出来的那一天,异常的冷,穿着和五年前一样的衣服,孤独的踏出监狱大门。她眼神似乎在寻找某个人的踪影但这个想法被阿泰无情的拆穿了。“安姐,时樾不会来了。自从你进去了以后,他和那个南大小姐过的可快活了。” 虽然自己早就知道答案但当人亲口把它说出来,心还是如此的难受。


时樾黑色的保时捷隐隐的停在一旁,他专注的看着安宁一动不动的出神。这些年,她瘦了好多,脸上的婴儿肥都消失不见,使得脸颊消瘦,脸色苍白的看不出一点血色。安宁回过神来,冰冷陌生的看着在远处的时樾。五年前,她都盼望他能来看望自己,但当管家告知她是时樾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保护南桥,安宁便拒绝了时樾的监狱探访。原来所谓的真心告白都是谎言,他把她送进去的第二天就和南桥定了婚,那对他而言自己到底算什么?


今天时樾却来了,却是在她最绝望的一天。他比以前更成熟稳重了,透露着一种凌人的气势,眼神里却有一种淡淡的忧伤感。时樾渐渐的向她走来,一把抓住安宁的胳膊,为她披上了一件黑色大衣。“天冷穿着保暖。” 安宁没有看着他而是望向了保时捷里头的女人,是南桥。她感觉自己坚强的自尊心在一点一滴地被毁灭,什么时候自己还需要南桥来可怜她来了?


她松开时樾紧握的手,然后和阿泰头也不回的离开。对于安宁的反应,他早已做足了心理准备,不管她怎么对他,他都得受着。


坐上了阿泰的车后,安宁立马订了机票到香港。“安姐,不先回公司看看吗?你在上海的房子我也是打理的好好的,现在回去住也行。” 阿泰不明白安宁怎么一出来就要飞往别的地方。“这几年公司有你们看着我很放心。” 放不下的才是自己的心,这句话被她狠狠的吞回去。


香港


回到家,便看到时樾坐在沙发上。“怎么不回上海?” 没有解释自己怎么找到这里,时樾霸道的问道。安宁并未理睬,只是自顾的把刚买回来的速冻食品放进冰箱,还有一些泡面放进柜子里。随即便自己煮了一大锅泡面,时樾看着安宁做在沙发上吃着泡面的样子,心莫名的一阵阵痛。她这样的女人什么时候这么将就过?


“我带你出去吃吧。” 仿佛没有听到时樾的声音,安宁继续吃着泡面。“安宁,我们聊一聊好不好?” 他从没想到这就是她给予他的惩罚。他一直以为安宁会是愤怒的状态,或是嘲讽他,却从来不曾想过,她会一句话都不舍得和他说,仿佛空气一般。

 

“时樾,我为你怀过一个孩子。” 她突然看向他淡淡的道出,仿佛这孩子与她无关。时樾僵住,他没想到安宁对他说出的第一句话会是这样。“就在你离开美国的那一天,我本来想要把这个消息告诉你,你却坚持要走怎么也留不住。” 她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手脚仍然是那么冰冻。“从你抛下我离开的那一天起,你就再也没回头过。不过没关系你的安姐最后还是找到了个美国佬嫁了,至于孩子呢… 也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掉了,免得我麻烦。安姐是不是对你够好的?” 安宁脸上是堆砌的虚假笑容,好像一副无痛无痒的样子。


“为什么不和我说?” 时樾的手紧握成拳,眼睛泛红。时樾知道孩子对于安宁的意义,她也曾是个孤儿,更明白孤独和寂寞的感受是如此的痛苦。


他半跪在她脚下,抓住她冰凉的手,“我们重新开始好吗,我会补偿你的。” 安宁嘲讽般的笑了,凭什么,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当初不管她多努力挽回他,他任然头也不回的离开,现在愧疚想照顾她又是怎么一回事?“我的未来没有你。” 她竟用他五年前的话狠狠的回绝他。


很久,他才吐出一句话,“你永远也看不见我最爱你的时候。” 或许是被他突然的话语戳中最敏锐的神经,或者眼睛被他受伤的表情围困,又或是她内心根本不愿意放开他,她逃离般的起身回到卧室。看着她的背影他的呢喃从心里响起: 因为我只有在看不见你的时候,才最爱你。


空白格 1

有一阵子没写文了,最近迷上了时安CP, 有兴趣的朋友就来支持一下吧。


香港


墨黑色的天空,静谧深沉,如望不见边际的四海一,在无人的街道中,一道女人的背影被灯光映射着。不远处流淌着的江水之上,轮船正闪烁着LED灯,缓慢行进,看不见上面的人,却依然可以想象船上的场景。


 女子站在人行道边,手轻轻靠在扶栏之上,身后是川流不息的车流,而她沉默的看着曾经让她迷失的世界。曾经的黑暗世界因为他的存在,她仍然看得到黑暗的尽头。但如今她早已经被黑暗笼罩,属于她的光是否还在吗?

 

 今天虽然没有雨,但也并不晴朗,至少,没有那种被洗净般的蓝色。一通来电打搅了女人的思绪。


 “喂”


 “安小姐,你好。我是售房中心的David” 


 “是上海那里出了什么问题么?”微微的皱眉显露了她的不安,拿着手机的手也不由握紧。


 “其实就是有个时先生想要购买您的房子,可他说必须亲自和你谈。”


 “不用了,他要的话就送给他吧。” 没有丝毫犹豫,打断了那边想要继续的话语。那套房子,于她而言,并不是为了升值,亦或其他,只是单纯地,为了纪念。

 “安小姐,我把他的电话给你,如果你改变主意,随时可以和他联系。当David 把那个号码念出来的时候,她的手,毫无征兆地颤抖了。


这一连串数字是如此的熟悉却又那么的陌生,就仿佛一个魔咒,不停在她的脑海漂浮。她还记得那一串号码是她亲自为他选的,纪念的是他们一起重新开始的生活。这一切在现在看来都是那么的讽刺。匆匆的挂了电话之后,心,却无法平息。


从没有想过,来到香港的第一夜,还会再听到他的名字。记忆如同潮水一般向她涌来,片刻便让她红了眼眶。


将手机放在胸口的位置,喃呢:“时樾,再见。”

 


好像有些东西一旦有了裂痕,就不再有完整的可能。

这个也太可爱了吧~ 叫我如何学会不想念这么美丽的你🐻💛

忘记我自己 《完结》

—承蒙与你相遇,让我不再遗憾从前。

枪声的回音在空荡的密室里,每个人的脸上都定格着同一种震惊的表情,看着王大顶倒在地上,以及压在他身上的映晨。王大顶不敢想像她是如何赶在子弹飞速而来之前移到自己身前,直到映晨的献血染红了她身上穿着的白衬衫,王大顶才回过神来将她从自己胸前移开。

“叫救护车!快!”王大顶焦灼慌乱的声音终于惊醒了还没反应过来的众人,接下来就是一片惊恐哭泣的吵闹声,以至于没有听清映晨微微启合的双唇发出了什么内容。王大顶赶忙俯身贴到她的嘴边,映晨用微弱的气音好不容易断断续续地拼凑出一句话,说得却是“还好你没事。”

每一个字都像一记重拳击中王大顶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啜泣,直到映晨开始冰冷的手一点点拂去脸上的泪水。这双手总是在每一个无助难过的夜晚轻轻地搭在自己的背上,或是扣在指缝中。记忆中的这双手总是如它的主人这般温暖,王大顶从未像此刻一样害怕这双手从此再没了温度。“你怎么这么傻啊!我不值得你这样的。”

映晨及时制止了他接着说下去,看了一眼一旁泪眼滂沱的陈佳影,“我知道你不爱我,但只要我爱过你这样就够了。” 她怎么会看不到他此生爱的只有陈佳影一个人。不去拆穿更多的只是源于自己内心的不舍,即使后来知道了他根本不可能爱上自己,却也忍不住泥足深陷。一时间太多的情绪积压在喉咙,王大顶被堵得难受,只有不停地道歉。

救护车终于到了,映晨被送到了医院抢救,王大顶寸步不离守在手术室门口,不吃不喝。陈佳影拿着咖啡和面包站在不远处看着来回踱步的王大顶,最终还是决定转身离开。这个时候恐怕不合适去打扰他吧?刚开始做卧底的时候,他经常整晚都睡不着觉。映晨就陪他失眠,第二天一早又顶着黑眼圈给他做早餐。每当任何他不开心的时候,她一定会及时出现在他身旁。

手术室的大门终于被打开了,王大顶踉跄着迎上前去,“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王大顶一把揪住医生的衣领,“什么叫尽力了?我不想听到什么尽力了,我要你救她!”伙计们赶忙拉开王大顶 “王sir,你冷静点好不好!谁都不想这样的。”王大顶用尽全身力气一拳打在墙上,之后瘫坐在地上,眼睛竟干涩得流不出一滴泪水。是不是不断在悔恨中度过便是他的宿命?

一年后,陈佳影准时出现在探监室。直到现在唐风才将她的名字写在探监名单中,这是一年来第一次见到他。见到他之后,陈佳影堵在心里好久的话却一句也说不出来,对唐风她除了内疚还是更多的内疚。见陈佳影一句话也不说,他才无奈地笑笑。“不要这样佳影,你明明知道我最喜欢看你微笑的样子。” 陈佳影自然不知道他是怎样度日如年,求死不能,之前攒了一肚子的话都被堵在喉咙,最后只说出了一句对不起。

唐风摆手止住了她的连声道歉,“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自己太想赢。最先是想赢得名利,后来是想赢得你的心。谁知到最后还是输了,但我不是输给他,是输给了你!”在一段感情中,付出多的那一方本来一开始就注定是输家,只是唐风现在才明白。陈佳影也何尝不是输,所以一年前在医院看到王大顶焦灼的眼神才会没有勇气走向他。

从监狱出来陈佳影直接去了墓地,今天也是映晨的祭日。陈佳影在途中买了一束百合花,走到映晨的墓前时,看到了他的影子,却没叫住他。两人都深知发生的这一切在彼此的心里留下或深或浅的伤痕,如果勉强在一起,身上那些别人的影子可能会无意中戳伤对方,至少两人都默契得想要找回曾经纯粹的自己。

因为不知道如何去爱,所以会措手不及地失去,也同时因为失去,最终学会如何去爱。如果错过彼此是注定的,她把他们的过往一点一滴埋在心底。爱他让她曾经爱到忘记了自己,但爱过他也让她治愈了自己。承蒙与他相遇,让她不再遗憾从前。

写到这里就完结啦~ 谢谢一直支持的你们 💛

忘记我自己 《十九》

首先有点小抱歉失踪了那么久,最近实在太忙了。这文大概多两篇应该就结文啦~ 想要BE还是HE呢? 🌈

—没有句点已经很完美了,何必误会故事没说完。

“快看,那是王大顶的车子。”路边停靠着的几辆车突然亮起了灯,看着王大顶的车子飞过。 “好,真是太好了,快追上去,截住他。难怪在警局找不到人,竟然让我们碰上了。”一个黑色西装的男人冷笑了一下,命令两辆车子一起追了上去。这是一场预谋已久的绑架案,目的很明确就是要王大顶的命。

“老大,车子了好像有两个人。”

“是吗?那不正好有人帮我们作信差嘛!坐在车子里的唐风冷冷说了一句,然后露出一个狡诈的笑容。“王大顶,总算是给我等到你。” 唐风心里狠狠的笑着,他们俩的恩恩怨怨是时候该有个了解了。“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 多年当警察的直觉告诉王大顶有人在跟踪他而且来者不善。王大顶下了车,冷静地看着拦截了他去路的几辆车子,为首的一个男子走到他跟前,认真地打量着他。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王大顶瞪了他一眼,冷冷说了一句。他看了看车里的人总算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唐风原来是你,搞这么大你到底想怎样?”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因为待会我就会让你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带走!” 唐风得意地说了一句,让他身边的两个男子将他带上车。

王大顶不用花什么功夫就把那些人打到了,不过… “王大顶!” 唐风狠狠地吼了一句。“你要是不合作,她就死在你面前!”唐风趁王大顶不注意时把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映晨拉下车,用一把银亮亮的刀子架在映晨的脖子上。本只想抓王大顶一人不过谁知碰到他们倆一起执行任务,那就连着一块抓吧。

“王Sir ! “ 映晨激动地大叫一声。

“映晨!” 王大顶疼惜地看了她一眼,在转过去对唐风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这样在乎这个女人?你这样子对的起佳影吗?” 唐风回吼眼前这个让他恨之入骨的人。 “很简单,只要你跟我们走,那我就放了她!”唐风冷冷地说道。“ 好。”经过短暂的考虑后,王大顶逼不得已的答应了。毕竟这场游戏他输不起。

“王Sir !” 映晨眼睁睁地看着两个男人把王大顶拉走却无能为力。

“回去告诉那些没用的警察,说他们引以为荣的王Sir 在我们手上,要他活命,就乖乖地等我们电话!”唐风命人把王大顶拉上车,然后对映晨恶狠狠地说了一句。看着远去的汽车,映晨立刻发动车子往警局奔去。

正在书房阅读书籍的陈佳影,心没有预兆地痛,眼也突然跳个不停,这到底是怎么了? 手机突然响起,打断了陈佳影的思路,看了看来电,按下了接听键。“映晨,什么事?”

陈佳影一听,惊讶极了。她万万没想到唐风竟然为了她去的那么尽。

”我马上赶过去!” 挂了电话,陈佳影匆匆的驱车赶往警局。一到警局的陈佳影就立马被前来的映晨删了一巴掌。“陈佳影!我允许你跟王Sir交往,但并不能容许因为这样为他带来任何危险!你看自从他和你在一起,日子哪一天安稳过?” 映晨愤怒的宣誓她的不满,她不明白为何这样不堪的女人可以让自己如此仰慕的人如此卑微不堪。

突然警局收到了来自绑匪的电邮,打开了邮件,陈佳影看见王大顶被打的相片,心里如同被刀割般疼痛。各人看见了相中的王大顶都担心不已,心疼极了。但无奈唐风一班人做法诡异,行动非常难以追踪,要解救王大顶是有一定的难度的。

陈佳影低着头,眼泪滴答滴答地流下。她果然还是连累了他。三年前前他的一切不幸都是因为她,三年后他还是因为她如此不堪。她暗自感伤。这一刻似乎没有人能够了解她所承受的痛苦。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之后,她向映晨走去。

密室里
被捆绑的双手,被堵住的嘴,王大顶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一间黑暗的小房间里。他隐约可以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他额上滑下,当他低下头的同时一滴滴的鲜血滴在地上。望着眼前的漆黑,他呆坐着,突然砰一声,他被震醒。滴答滴答的雨声打在屋顶上,原来外面下起了大雨。雷雨交加的夜晚,损坏的窗门啪啪地作响,被乌云遮住的月光让本来以黑暗的房间变得更昏暗。

此刻的他好想再见她,就算看一眼也好,不知道今世是否还有机会再拥抱她?陈佳影,心下意识地默念这个名字。三年前当他亲手把她关进牢里的时候,他告诉自己是时候遗忘,是时候忘记他俩的过去,但是时间的飞逝却不曾让他对她忘情,他依旧是那么想念,甚至是真心希望他俩会有将来。

他还没好好的补偿她破碎的心,他还有好多话还没和她说,他还想用余生把欠她的慢慢还清。但这些奢望全都在这一刻狠狠地被碎掉,他虚脱地坐着,他甚至不知道是否还有机会见到她。

“给我狠狠地打!”进入密室的唐风冷冷地丢下这句话,便在一旁冷眼的看着被虐的死去活来的王大顶。无情的鞭子与球棒在他的身上施力,他咬着牙根默默地忍受着。一棒一鞭,不仅仅是肉身上的伤害,更是心上的折磨。这是我欠她的,他的心里不停地这样告诉自己。竟然无法逃脱,不如就当成还账。

“想要折磨我,但是到头来折磨的却是自己。” 王大顶颤抖的身躯已经失去招架的能力。听闻此言唐风更是愤怒 “王大顶,你闭嘴!是你在折磨佳影,你为何就不肯放过她?” 他抓着王大顶的脸,握住鞭子的手似乎要再次落下。

“唐风你住手!” 门外嘭的一声巨响打破了密室内死一般的寂静,映晨带着一班警察迅速包围了四周。“唐风,你涉嫌绑架案,走私军火,贩卖毒品等多项违法行为,请你跟我们回警局协助调查!”唐风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突然冲进来,更不知他们怎么找到这里来。这时他看着后头走出的陈佳影,他便知道了答案。

“风,收手吧。我已经把你最近几年非法交易的全部资料交给警方了,不要再一错再错了。” 陈佳影内疚的看着唐风,自己的选择恐怕是让他失望透底了吧。唐风先是不屑地冷笑一声,之后又像是想起什么突然定住。自己的资料从来不会备份,只有家里的电脑有一份,唯一可以轻易探取到资料的人只有佳影,他这一辈子最相信的女人。

唐风觉得双腿有些发麻,心底突然涌出太多情绪,有愤怒,有难过,有无助,但似乎每一种都不足以准确描述此刻的心情。不论她对王大顶的感情有多深厚,他一直坚信佳影是不会背叛他的因为他们是一路人。看来是他高估了自己在她心中的地位,他们从来就不是一世界的人。

过了好一阵心底滋生出来的痛才慢慢到达身体每一个地方,唐风向来是个不怕痛的人,此时竟然觉得快要承受不住这一份痛楚。泪水在他眼里成了两个闪亮的环,转过来转过去,却倔强的没有夺眶。

“为什么?“唐风强忍住心底百转千回的情绪,从喉咙挤出一句尽量完整的问句。“对不起。” 唐风最终只是从她口中换回了一声抱歉,从她身上得到的抱歉已经够多了。可这一次这个抱歉太残忍,让他彻底奔溃了。

他无法接受自己最深爱的人竟然如此残忍的背叛自己。为什么自己毫无保留的付出终究也抵不住他的一声呼唤,一个眼神?为什么终究还是输给了他?唐风拿出藏在西装口袋里的枪,对准同样一脸复杂表情的王大顶,用力按下了扳机。